无论是:宪法法律的解释与宪法解释制度未得发展的重要原因

1954年宪法没有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监督宪法实施”,1982年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解释宪法和监督宪法实施”,两者都没有。已经真正落实。原因很复杂,但宪法解释理论的落后和混乱是我国宪法解释制度没有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面对未来“完善宪法解释程序机制”的改革任务,

第一,承认宪法解释权的“司法性质”。

在法律解释学中,解释权属于司法权。当需要对法律规范或其他文本进行解释时,通常是因为在适用该规范时产生了两种以上的理解。如果对法律规范或文本只有一种理解(实际上大多数规范只有一种理解),则无需解释。当然,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抽象的法律规范只要适用于具体的法律事实,无论是否存在争议,都必须先经过“解释”环节,才能适用。尽管这种解释环节没有实质性意义,但从形式上看,它是法律程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宪法解释与宪法制定密切相关,但两者的属性有着根本的不同。立法是通过民主程序承认人类社会的共识,确定共同的行为规则。其本质属性在于其民主性。法律解释都是基于对现有规范含义的怀疑或争议而发起的本制度解释权,并基于具体事实而非适用过程中的一般事实。解释的有效性取决于立法。原因后述,解释结果不具追溯力。

在我国现行的法律解释体系中,立法解释、行政解释、司法解释都占有一席之地,但这并不意味着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都行使司法权。司法权是国家权力框架下的一个分支,是国家权力“大循环”中的一个环节。但是,在行政、立法等其他权力的“微循环”中,还有一些具有“司法属性”的权力,比如我国行政体制的行政复议。尽管其他国家立法机关直接行使解释法律文本的权力非常罕见,但我国一直采用“立法解释”制度,并且有加强的趋势。也可以用浓郁的中国特色来形容。

宪法解释权的司法性质也不例外。宪法解释不是制宪活动或修宪活动,也不是立法活动,而是宪法赋予特定机构司法属性的执法活动。各国现行制度进一步体现了宪法解释权的司法性质。当然,我国宪法解释权的“司法性质”并不一定需要普通司法机关来行使。

第二,制定宪法的权力和解释宪法的权力之间的“两权分离”。

正是由于规则制定权和规则解释权的不同属性,西方的权力分立模式和我国的职能分工都采用了相同的权力结构模式:规则制定者不行使解释权和适用规则,执行力。即使存在同一制度甚至同一机关在权力“微循环”中行使多项权力的情况,如我国的立法解释制度、行政解释制度、行政复议制度,其结果往往需要国家权力。在“大循环”的框架内对司法体系进行最终“过滤”审查,使司法权成为法律问题的最终决定者。根据法治,除非立法者通过民主程序颁布新的法律以防止司法裁决随后生效,否则司法裁决就是最终裁决。当然,像法国这样在行政体制内设立独立的行政法院是另一种司法模式。

人们普遍认为,制定规则的人最了解立法的背景和目的,因此最适合解释规则。但是,如果将这种经验思维方式赋予规则制定者最终的规则解释权,则是对法治的重大误解,甚至完全违背法治原则。

一是对追溯的怀疑。规则制定者的解释难以与其约定俗成的立法行为区分开来,在解释过程中难免加入新的立法意图。这看似有利于规则体系的完善,但由于法律解释大多适用于已经发生的事实,立法解释作为“准立法”与法律不可追溯性原则相冲突。

二是涉嫌违反中立。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法律是代表不同利益的立法者经过协商和妥协形成的规则。不同利益集团的意志贯穿其中。如果立法者解释他们自己的法律,他们就会渗透他们所代表的利益,这就侵犯了解释者的中立地位。

三是造成权力分配混乱。由于权力属性不同,规则制定适用于民主程序,而规则解释适用于(准)司法程序。如果没有程序正义的保障,两个程序合二为一,解释就成了立法,立法与解释无异。这会造成权力分配的混乱,最终打破立法权与其他权力的平衡。法治无益。

根据这一理论,我国宪法解释权应在解释组织、解释程序、解释效力等方面与修宪立法活动完全分离。

第三,同一主体在制定和解释权的框架下行使“组织化身技术”。

这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践问题。根据立法权与解释权“两权分立”的理论,所有在宪法体系中尚未将宪法解释权下放给普通司法机关的国家,都将这一重要权力分配给了宪法解释权行使。专门设立的机构。2009年最高法院成立前,违宪审查权和法律解释权由上议院12名“常任上诉法官”独立行使,而不是由上议院全体议员集体行使。诸位。在法国,由于拿破仑不愿将行政部门的纠纷交由普通法院管辖,设立了一个特别行政法庭。虽然总统由总理兼任,但行政法院系统仍然相当独立,其工作机制与行政部门完全不同。这是“组织克隆技术”的典型用法。

由此可见,国家权力的分配有其自身的规律。即使在同一部门内进行权力分配,也非常注重“微循环”的分工和各权力之间的制衡。在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宪法上既有组织统一,又有分权。但总的来说,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属于一个典型的制度,同一机构行使立法和解释两种职能(司法属性)本制度解释权,更适合“组织性”的适用。克隆技术”。关于宪法的解释,

一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内设立独立机构(如宪法委员会),确定少数专职委员,负责宪法解释工作,不再从事立法工作。工作,从而避免了 180 多个成员的联合演练。职责的非常实践。

第二种方案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若干具有丰富法律经验和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士组成独立的宪法解释机构。这些人员不是常务委员会的成员,也不受常务委员会的指挥,但常务委员会最终保留以立法的形式推翻宪法解释的权利。当然,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我国法院体系获得足够的公信力后,普通法院也可以成为宪法解释过程中的一个环节。

无论选择如何,都应避免一件事,即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应该以与立法机构、程序、保障完全相同的方式行使宪法解释权,否则必然导致滥用权力和任性。与法治相反。

关键词:本制度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