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的使命的抢红包模式现在收费了。。

01 前言

知道严选会员、京东Plus、阿里88VIP、美团外卖会员……忽然春风来了,网络上开了万千梨花。

视频、QQ、游戏的付费会员并不少见。视频广告,那些年我们挂的QQ收视率,充值的游戏卡在这些行业表现明显,用户付费意愿强烈。

电商、外卖、内容等付费会员,行业内从未出现过类似的模式。付费会员的突然爆发,对于一头雾水的大众来说,直接的感受就是现在互联网的红包模式正在收费。向上。

02付费会员的使命

蜂拥付费会员模式并不一定意味着收取几十元以上的会员费。背后的更多因素是“增长黑客”失败,“留存黑客”现身。老林写了很多关于“增长黑客”的局限性的文章,现在随着付费会员的出现得到了验证。

增长依然为王,但移动互联网流量居首,增长黑客的红包早已深挖五环以外的小镇经济。它真的很穷。据统计,在整个移动互联网市场,2018年的月用户增长仅为3400万。这个数字对于每天活动数十亿的巨型独角兽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细雨交通竞争已经没有意义了。

流量增长失去意义,用户忠诚度留存指标成为独角兽新的“北极星”。一方面,大力拥抱新的云计算引擎。另一方面,那些难以翻身的流量类产品,恰巧开启了付费会员模式。大量增长黑客下岗,商业人才走红。

外部流量的增长和竞争已经转变为内部用户的留存驱动。付费会员的核心是收入。地球人都知道,付费会员不仅仅是会员和会员费这么简单,还可以刺激用户LTV的增长。付费会员的消费频率和活跃度远高于普通会员。

收入增长是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命脉。不管瑞幸咖啡和趣头条怎么玩花10亿买5亿的游戏,资本爸爸也认同他们可以成功上市,割韭菜。百度已经不遗余力地增加收入。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失利。互联网公司一旦出现营收负增长,分分钟倒闭就是一场灾难。资本爸爸一眨眼就变成陌生人了。因此,付费会员的意义和使命是非常巨大的。

03驱动引擎转换

流量有上限,互联网产品从增长驱动转向留存驱动是大势所趋。不过,目前流行的付费会员模式大多还是以葫芦为基础。有句老话,会员的精髓没有学到。

老林的真实体验,最近在某东商城买了一些“极品”Plus专属卫浴产品。虽然不是价格欺诈,但是拿到货后的质量直接让人骂脏话。信任毁了,这种“打折”带动的短期刺激,简直就是透支生活。

留存驱动不同于增长驱动,与增长黑客有着根本的区别。

即时的数据反馈和 A/B 增长的错觉是短期的思维,而留存是基于用户的长期价值来考虑产品。因此,短期刺激付费会员模式很可能在风暴过后仍将消亡。

会员模式的目标是典型的长期思维,以留存为驱动,更多体现的是从单一产品到综合服务的效率价值。

产品定价接近成本,品质精挑细选。 SKU 仅为沃尔玛的 1/10。仅此一点就与低价且无质量的“保留黑客”相反。留存的核心是基于用户信任。付费会员不仅拥有超过88%的续订率和高品牌忠诚度,用户更愿意通过平台购买更多与零售产品无关的增值服务,如购车、租车和各种保险。

04付费会员模式的多功能性

付费会员模式是否适用于所有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长视频和游戏产品没有错。它们天生就适合付费会员模式,因为长视频广告的需求长期有群众基础,而模式对所有视频平台都有参考价值。QQ类似于游戏。会员增加了虚拟角色的能力和等级,需求本身具有支付刚性。微信不一样。毕竟QQ还是网络关系,微信是现实场景。如果微信推出付费会员,整个社会就会不平等。

从零售到一切,亚马逊在推出Prime时也受到质疑,Prime模式对国内电商平台没有参考价值。由于国外环境不同,亚马逊Prime对邮寄包裹速度、用户需求和支付速度的认知是显而易见的,更何况Prime还包括一堆免费电子书等附加值。国内电商平台向会员支付主要的独家价格,归根结底是为了驱逐普通用户。

外卖的付费会员模式比电商更合理。外卖哥不同于电商快递。按照惯例,电子商务快递包裹几乎是免费的。外卖小哥的跑腿费用总是标明的。外卖和亚马逊Prime的付费会员有更多相似之处;其次,电商平台上的打折活动很多,加入会员专享价在用户认知中依然活跃。付费会员的现金券可以直接抵扣现金,价值感知更直观。

内容平台付费会员在垂直领域非常有价值。泛娱乐内容价值低。粉丝本身很难转化为付费会员。在垂直内容平台上先办事后付款的黑客qq、找黑客一般费用是多,付费会员模式比知识付费更合理。用户购买会员比只购买一个更好。大V栏性价比高很多,而KOL作为众所周知的元素,不适合常年分享碎片化内容来向粉丝收费。平台分享或广告收入非常合适。

05 留住黑客的尴尬

获得客户是多么容易,留住他们是多么困难。

留存驱动的增长是一种长期的思维,增长驱动的留存是一种短期的思维。长线思维的产品逻辑是基于用户理性而非冲动消费。用户购买和使用产品具有更大的自主权。虽然获客速度较慢,但​​对产品的忠诚度高;基于用户冲动消费,获客速度非常快。快,损失的速度也快。

增长驱动留存是一种“增长黑客”思维,留存逻辑基于网络效应,即著名的梅特卡夫定律。如果用户数量增加,产品的价值将增加用户数量的平方。用户数量越多,产品的价值就越大,留存率也越高。这当然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网络效应假设用户数不增加,应用梅特卡夫定律,用户数会增加到顶部,产品价值将按流失用户数的平方缩小。这是熊猫直播和OFO倒闭的直接原因。在崩盘之前,“增长黑客”做出的选择大多是重新建立新产品,并将其打造成APP工厂。#说瑞幸咖啡也开始拓展烘焙了#

App工厂逻辑,新产品改造老用户比获取新用户难7倍,老用户可以接受产品价格变动和各种新机型测试。LTV>CAC是基本的业务逻辑,大部分流量产品的流失率都很高,所以应用工厂的多产品队列是提高留存率和LTV的好方法。

应用工厂的新产品消化老用户的能力通常在递减,因此“增长黑客”期待着另一个著名的理论:第二条曲线。就像腾讯诞生了微信,字节跳动诞生了抖音。但是,第二条曲线成功的概率太低,投资成本也不小。百度这么多年都没有买过新曲线,瑞幸和趣头条的增速越快,第二条曲线诞生的概率就越低。

付费会员成为风口的背景是“增长黑客”所依赖的网络效应已经失效,第二条曲线难以烧钱购买。一旦5环外的趣头条停止红包补贴,用户数据将跌入悬崖。用户已购买会员资格。推出付费会员、留存能力强的产品,让人联想到。试想一下,如果微信付费会员,整个社会都感觉不平等,谁还敢和家人心平气和地聊天。

“留住黑客”并非易事。

06 成长留存驱动思维差异

单一产品延伸和产品工厂是两种类型的企业,没有严格的好坏之分。单一产品延伸基于使命,留存驱动增长;产品工厂以生存为基础,增长驱动留存。阿里和腾讯分别是这两类公司的领头羊。#有理,不赞阿里不黑腾讯#这两家公司,尤其是最近,在领域布局上的重叠越来越多,但背后的逻辑却大相径庭。

全国人民都知道阿里的使命是驱动的。所有产品都在有计划地实施。从一开始,他们就清楚地考虑了用户留存,然后为了留住目标,不断迭代产品。中间没有多少运气,也没有运气。从PC端到手机端,淘宝、天猫、支付宝等核心产品都是翻译产品,钉钉新品大部分是增值产品。

全国人民也了解腾讯,产品在成长过程中被认为是留存下来的。和善的微信曾经撼动少女,飘过男人,新品的内在赛马机制在业内也非常有名。从PC端到手机端,除了QQ之外,微信、王者荣耀、吃鸡都在二次曲线英雄救援领域。有很多运气。如果腾讯没有微信,那就是另一个百度。各大厂商都不缺。人才,腾讯很幸运,能够催生出微信第二条曲线。

07结尾说

从增长为王到留存为王,互联网流量红利被瓜分,手机App变成股市。任何新的产品竞争都会加剧。所谓的出风口,除非是在自己坚守的领域,而后知后觉的人,赶风的机会越来越小。

从直播到短视频,巨头们进入市场的速度越来越快。无论创业者小团队多么灵活,波音都不能建在车库里。在互联网整体变成股市的前提下,初创企业的资源完全是巨头无法比拟的。规模压制的优势,即使在独角兽之中,也是大鱼吃小鱼的场景。

在互联网的寒冬先办事后付款的黑客qq、找黑客一般费用是多,需要硬核能力向风口吹,否则就是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