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剑行动重点任务之一加强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监管(图)

“提供任何信息查询服务”“可以查询任何信息”……《新华视点》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闲鱼、转转等二手交易平台上,有部分卖家自称提供个人信息查询服务;户籍、房产、开房记录等一些私人信息查对方身份证的开房记录查询,几百元就可以买到。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14个部门今年联合发布通知,从10月至12月开展2020年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上剑术行动。重点任务之一是加强对二手商品网络交易平台的监管。一些二手平台多次发布网络生态治理专项行动公告,冻结和公示部分涉及出售隐私信息的会员账号。

禁令之下,为何此类非法交易依然活跃?

还有卖各种个人信息的卖家,有的几百块就能买到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的多个卖家的帖子中,个人隐私信息被明确标注并公开出售。

卖家服务清单显示,可查询的信息内容包括个人户籍、名下房产、出行记录、个人开户和合住开户记录3至5年内,超过20年。不同的信息不同,成本也不同。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记者了解到,户籍类型身份信息查询速度较快,价格也便宜。一位卖家说:“260元,10分钟出结果。” 随后他发了一张电脑截图,声称刚刚帮别人打听。截图中的10人同姓同姓,红色标注的就是被询问的人。这些身份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照片、国籍、户籍和身份证号码。名称下方一行灰色小字母表示上述结果来自“全国人口基本信息”资源库。

“查房记录一般需要一两天,2000元5年就可以查。” 在卖家提供的截图中,一组信息包括住户姓名、手机号码、入住时间、房间号、酒店名称和地址。

“淘宝地址、美团地址、快递地址,只要提供手机号就可以查到,找人肯定没问题。” 卖家说。

一般来说,在二手平台发布商品信息是先发布再审核,这给了一些不法卖家机会,比如绕过平台的关键词过滤系统。

记者注意到,为规避平台关键词监管,部分卖家以“代检信息”为商品名称在平台上征集买家,然后通过QQ或微信进一步沟通。也有一些人在其他卖家的评论区留言,发布“信息代查”,以逃避监管。

非法交易为何屡禁不止?

记者发现,在二手平台上,有的卖家从7月份开始就一直在发帖,没有被封,有的最近还注册了账号。

业内人士认为,该平台并未履行对此类交易“节约土地、负责”的监管义务。

记者查阅了相关二手平台的用户协议。协议规定,用户协议的签署,并不意味着平台对交易双方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提供任何明示或默示的保证。

“虽然部分平台用户协议中有所谓的‘免责声明’,平台方并不直接参与用户之间的交易,但作为二手交易的重要载体,平台方对违法违规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 ”北京梦真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嘉诚认为,平台方应严格遵守法律底线,主动遏制平台违法交易,自觉履行应尽的法定职责。义务。

此外,平台对发布违法违规产品的卖家处罚力度不够,一般只是通过下架、禁售等措施对其进行处罚。一些犯罪分子可以通过更改号码来搬迁。

虽然平台要求用户在注册时提供真实身份信息并进行实名认证,但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卖家为了隐藏身份,经常使用实名认证账户进行交易。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部分商家还在二手交易平台上销售实名认证的平台账号。“单个账户70元,交易记录200-320元不等,均已实名认证。”

堵住信息泄露源头,加强审查监督

业内人士表示,要想防止个人信息在二手平台上出售,应该从多方面着手。

一要堵住信息泄露源头。记者调查发现,在二手平台上倒卖的个人信息,很多来源于黑客和“内鬼”泄露。

中国电子标准化研究院信任安全中心评估实验室副主任何彦哲表示,目前部分平台的应用程序接口存在安全漏洞,容易被黑客攻击。不法分子通过一些平台的信息接口非法访问其数据库,进而造成信息泄露。

调查中,有的卖家表示可以直接查询,有的表示需要联系在相关部门工作的“家”进行具体操作,有的则是行业“内鬼”。

一位卖家在帖子中公开表示,他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现在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可以代为查询任何信息。“我现在在找打工的资料,着急的话,工作室里还有人可以查的。”

此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派出所原住民警察受贿提供公民信息的案件。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派出所原民警与辅警郭某等人非法使用公安数字证书登录公安内部信息网查询系统,查询54618个人信息不特定人员和公民的信息,非法获利32万元以上。,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查对方身份证的开房记录查询,并处罚金30万元。

其次,业内人士表示,二手平台要切实承担起审核监管职责。何彦哲建议监管部门督促二手平台加强事前事中监管,严格控制。平台应进一步加强技术手段监测和预防,维护平台生态健康。

北京云家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柱表示,立法机关要针对二手电子商务交易市场的现状和问题,完善顶层设计,为电子商务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行业。执法机关要加强执法和普法,提高公众的法律意识和法律素养。

胡嘉诚提醒,非法获取、提供他人信息,不仅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刑法规定,将在相关工作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提供给他人的,依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规定从重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