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国际汽车文化节暨第二届红旗嘉年华开幕发布“大动作”

今年7月28日,长春国际汽车文化节暨第二届红旗嘉年华开幕。图为游客拍摄经典红旗礼宾车。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远远看去,全身干净通透,就像一轮即将出现的满月;仔细一看,就像一艘即将启航的坚固巨轮。盛夏时节,汽车之都长春,夏日清爽。第二届红旗嘉年华期间,一汽集团宣布“大招”——红旗创新大厦正式开馆。

“红旗创新大厦的建成启用,将成为开启红旗品牌创新发展新征程的闪亮舞台。” 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表示,红旗创新大厦是“全球首个智能全场景数字馆”。融合方式展示了红旗品牌的独特理念、全新技术和原创产品。

自1958年中国第一辆“红旗”豪华轿车诞生以来,红旗品牌历经辉煌,曾因市场大潮而退步。现在它正在复兴的道路上。红旗用62年的时间展示了中国汽车品牌的韧性,在国际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时刻,它找回了打开舞台中央大门的精神钥匙。

低潮 -

“红旗是洋车的外壳!”

14年过去了,一汽研究院整车研发部整车总布局高级总监陆胜利,对2006年的一餐记忆犹新。那年夏天,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同学在长春重逢。大家畅谈自己的现状:有的在南方的合资车企中达到了技术中等水平,有的放弃了专业的出海业务,身家过百万……

红旗汽车分析_老红旗汽车启动机_红旗汽车新闻

“胜利,你的红旗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街上跑的人越来越少了?”

“别为难他,我们这些学车的人不知道。红旗只是外国车的外壳。”

陆胜利一时哑口无言,却无法反驳。2002年红旗汽车新闻,陆胜利毕业于吉林大学汽车学院,进入梦寐以求的一汽。“想做就做红旗,不做就差点意思了。” 卢胜利从小就喜欢汽车。国庆阅兵期间,看到电视上的领导在长安街上举着红旗,总让他激动不已。

但当时的红旗并没有给陆胜利提供施展拳头的舞台。国际知名车企纷纷在中国设厂,将牢牢占领逐渐升温的私家车市场,公务车将不再“爱”红旗。合资品牌车相互竞争,新技术、新车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从1990年代的‘小红旗’到后来的红旗名仕、红旗世纪之星,我们的机箱、架构、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都是国外的,甚至还有一款看起来和别人一样的车型..,但是logo不一样。所以我换了外壳红旗汽车新闻,为什么人们不买“原版”呢?” 卢胜利坦言,当时的红旗与他学生时代的理想大相径庭,齐被挖走,自己也陷入了“去还是留”的纠葛。

据统计,本世纪初,我国汽车年产销量分别以每年24.3%和24.1%的速度增长,10-全年总增长率达到783.1%,769%成为全球第一的汽车市场。

红旗汽车新闻_红旗汽车分析_老红旗汽车启动机

相比之下,红旗的销量却越来越惨淡:到2016年,红旗品牌的年销量仅为4800辆,还不如主流合资品牌一个月的销量。

“面对新的市场化问题,红旗面临着巨大而痛苦的转型和调整,经历了犹豫和迷茫,也遇到了挫折和困难。每每想到这里,我们都深感自责、惭愧、心痛。 ,而且不甘。” 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说。

“把失去的时间找回来!” 为胜利让路很欣慰,身边还有更多人选择坚持,不仅是因为大家谈起“红旗”时的骄傲,更因为他们相信这份骄傲中蕴含的力量可以带来风暴般的改变给这个国产品牌。

改变 -

“我们要对得起这个品牌!”

事实上,红旗品牌的转机已经在酝酿之中。2008年前后,一汽集团决定推出红旗C级新车型,以满足主流行政车市场的需求。

红旗汽车新闻_红旗汽车分析_老红旗汽车启动机

一汽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借用国外成熟车型的平台,开发时间短,新车上市快;二是进行了新的自主开发,但成败未定,何时推出尚无定论。

“让我们正视这个缺口,不要膨胀你的脸来填补这个胖子。” “我一直在模仿,什么时候才能超越?” 两个声音在群内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原来如此艰难的环境,老人们都做了‘红旗’,我们要对得起这个牌子!”

“一年国庆阅兵,我们设计了一辆12缸的检查车,组装好后,有人在发动机上放了1元硬币,机器转了一圈,但硬币没有动。” 侯国政表示,由于特殊需要,红旗检测车一直采用完全自主的技术,可见红旗始终具备自主创新的潜力。

最终,坚持自主创新的呼声占了上风,集团也决定为红旗装备一支“强队”,全力攻坚。陆胜利如愿以偿,顺利加入了队伍。

“从零开始,每一步都是探索,不知道是对是错。” 卢胜利负责平台开发。起初,“河里的石头我摸不着”,“没想到‘自主创新’,四个字好难写。”

有无数的推翻和5年的长期解决。2013年5月,这款名为“H7”的红旗轿车正式上市。首次实现了整车领域、平台、车型同步的深度自主研发。该车主要技术指标国内先进,部分性能达到国际标准。“像一件我精心打磨了很久的艺术品,更像我自己的孩子。” 说起新车上市的那一刻,陆胜利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红旗汽车分析_老红旗汽车启动机_红旗汽车新闻

“九点到五点,最后离开。” 说起几年前员工的工作条件,侯国政是这样描述的。他将“危机”概括为“不合理”。2016年之前,红旗品牌由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红旗事业部运营,与奔腾、马自达处于同一水平。2016年11月,一汽轿车发布《关于资产转让及关联交易的公告》,红旗品牌正式剥离一汽轿车,由一汽集团总部直接运营。“独立和晋升,让红旗享有前所未有的集团资源。” 在侯国政看来,这次改革就像是打地基,为下一次红旗的爆发埋下伏笔。

为适应全球最新技术对控制和应用的要求,红旗向外界学习,聘请了原劳斯莱斯设计总监;另一方面,大力投资建设“一个机构、四院”的研发体系和“三国五地”的全球研发体系。布局。

“过去,年轻的技术人员想挤进管理层,但现在他们在技术上有前途!” 侯国政数着周围的变化。新的组织结构改变了工作方式。压力很大,休息时间变得灵活灵活。作为回报,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大家的热情又回来了!”

更新——

“没想到红旗这么时髦!”

“对于一汽人来说,红旗不仅是一份情怀和记忆,更是一份强烈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 在徐留平看来,“造车报国”的过去,赋予了红旗特殊的特长。精神内核,而在当前汽车市场的充分竞争中,“造车为民”是坚守这个内核的必由之路。

红旗汽车新闻_老红旗汽车启动机_红旗汽车分析

“我买了你的H7,性能确实不错,但我业余时间不敢在外面开车,因为我怕别人说我坐公交车是自用的。” 有朋友曾向侯国政诉苦。长期以来,红旗给人的印象是成熟稳重,多用于公务。如何打破用户的惯性思维,为更多消费群体树立品牌形象,成为红旗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问题。

“我们吃过太多‘闭门造车’的损失,在这个时代,你必须放下身段,展现你的新形象。” 侯国政说,无论如何都要“飞入寻常百姓家”。

2018年1月,在人民大会堂,一汽集团发布了新红旗品牌战略,提出新红旗的目标客户是“中国式高贵贵族”。

红旗如何将其“新贵族”、“新情怀”概念与年轻一代消费者联系起来?一方面,红旗积极拥抱年轻消费者的需求,陆续推出了H5、HS5、HS7等多款平价、时尚、集成智能驾驶系统的车型。另一方面,红旗找到了“国潮”,在年轻消费者中增加知名度和美誉度。

当时,故宫文化创意产业的火爆,给了红旗很多灵感。徐留平开始频频向时任故宫博物院馆长单继祥征求意见。在2019上海车展上,红旗推出了红旗HS7故宫纪念版车型。从此,红旗在跨界“国潮”之路上一路顺风。不仅推出定制的华为P40、夜光石英表等产品,还在各大社交平台开设账号,积极与年轻消费者互动。交互的。在洱源社区B站,一汽红旗成为为数不多的拥有超过2万粉丝的车企之一的公众号。截至2019年底,红旗“80后”和“

一系列“双手抓产品、品牌”的举措,给红旗带来了不俗的成绩。2020年上半年,红旗品牌累计销量突破7万辆,同比增长111%。

7月28日,备受业界瞩目的红旗家族“重量级选手”——纯电动C+级SUV车型“E-HS9”以极其轻量化的姿态正式发布。多个网播平台进行了直播。本次发布会最特别的是,参与直播的嘉宾几乎都是红旗关键技术的开发者。

“让红旗的幕后英雄们来到台前,被感动!” “没想到红旗会这样(潮)!” 网友们纷纷发出弹幕。

此时,侯国政和卢胜利投身于一项全新的工作:今天的红旗设定了从图纸到车辆生产仅用24个月的目标。一款全新车型的光彩亮相,预示着又一款升级款车型的诞生。“市场不讲‘情’,我们要加倍努力。” 陆胜利说道。

关键词:红旗汽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