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破获“519佳佳拍”数据贩卖团伙7人被刑拘

9名黑客非法获取1.1亿条公民个人信息。亿万条数据涵盖公民个人信息方方面面,数据贩卖“按需定制”……今年8月,江苏无锡警方严厉打击“5·19好图”数据交易团伙。截至发布之日,邱家伟等7人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江阴市检察院起诉;童某等5名黑客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审查起诉,另有4名黑客正处于审查逮捕阶段。

受害者成为“中间人”

今年5月19日,公安部向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发布了该项目的线索:被QQ昵称为“家家拍”的网友在互联网上非法买卖涉及公民信息的各类数据。警方随即成立“5·19家家牌”专案组。经调查发现私人接单黑客,“家家牌”的真名是邱家伟,江阴市某公司仓库文员,数据商。

据邱家伟到案后的交代,他也是个人信息泄露的受害者。“去年我女儿出生的时候,经常接到电话问我要不要训练,要不要奶粉。我只是想知道对方怎么样了。你知道我的信息。” 为此,邱家伟开始上网查资料,发现有人专门购买公民个人信息。他觉得这是一个打工发家致富的机会。随后,他以QQ名“家家派”的身份加入各种QQ群,获取交易信息和数据。

一开始,邱家伟在不同的群共享文件中下载了部分市民的个人信息,卖给了线下,但由于数据陈旧,这种方式往往收效甚微。不一会儿,邱家伟就想通了门道。他以QQ名“MT”加入线上群,线下群以“家家拍”、“鬼来”等QQ账号加入。下线群体需要什么样的公民信息,他从上线购买相关数据,卖给下线,从而产生差异。

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邱家伟通过黑客网站非法获取社保、驾校、网购、人事等数据9万条。同时,他与一群黑客和数据购买者保持着密切联系。一方面,他帮助黑客联系买家出售信息数据,从10名网民手中购买超过209万条公民个人信息;另一方面,他还从线下接单,要求线上获取部分市民个人信息数据,经过整理、测试,将40万多条市民个人信息卖给9家线下,获利数万元从中。

“科技幽灵”拉出产业链

6月13日,江阴市公安局根据邱家伟聊天内容和交易记录,向海南、安徽、广东、河北等地派出11支抓捕队,开展抓捕行动。首批抓获犯罪嫌疑人12人。

值得关注的是,嫌疑人张亚楠从事香水和裤子的电话推销工作。他购买的市民的个人信息数据都是关于香水和裤子的。第一次交易后,张亚楠觉得数据更准确,随后以0.3元至0.8元的价格从邱家伟手中购买了6867条涉及公民个人信息的数据。

随着这6867条信息,将于飞视为“内鬼”的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于飞毕业于名牌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曾就职于4家知名信息技术公司。被捕后,他在北京一家科技公司担任信息运营总监,月薪3万多元。于飞之前的工作是处理各种信息和数据。其公司的服务器和工作电脑中存储了大量市民的购物、出行、消费等数据。今年2月,于飞加入了一些数据精准营销群和大数据中心群,发现群里有很多人向他购买数据。在利益的驱使下,

今年3-6月,于飞多次将上述数据卖出14万多份给张玲。张玲卖给高敏辰11万多,高敏辰卖5万多6.卖给陈文杰,陈文杰卖给郭世彪1200多,郭世彪卖1051给邱家伟。

此后,警方销毁了邱家伟等7人移动硬盘中超过1000万条未售出数据。

从炫技到接受“私人定制”

同样在邱家伟的移动硬盘中,警方还发现了大量准确数据。这些数据都是新鲜数据,显然比以前的数据更难获得。比如某地60-80岁的社保数据,某大学2015年的女生数据等,原来这些个人信息是为某些买家“私人定制”的。

据此,警方展开了新一轮的逮捕行动。10月20日,第二批犯罪嫌疑人共4名黑客到达。截至目前,“5.19佳佳拍”专案组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6人,其中黑客9人。

9名黑客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童和许(作案时均为未成年人),其中许是大学生,童未满18岁就职于国内一流大学网络行为研究所老,它的网络技术是几位“学生黑客”中的最高水平。据两人交代私人接单黑客,起初他们使用黑客技术攻击网站只是为了炫耀。后来,他们被数据供应商的反复教唆“诱惑”了。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根据“中间人”的定制要求,非法侵入网站,获取公司、驾校、车主、网购、居委会等个人信息61万余条,

经过数据排查和去重后,专案组整理出数百个涉及黑客和公民个人信息交易的QQ群,成员达5万余人。9名黑客攻击了4000多个网站,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1亿条。

关键词:私人接单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