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产党议员动议劳动·雇佣劳动时间

从源头上改善长时间劳动与过劳死原因

——日本共产党紧急提案

2017年3月3日

电通的年轻女职员的过劳身亡的情形被判定为工伤,这是巨大的社会现象。过劳死、过劳自杀之类,光是被判定为工伤的结案就超过了189件(2015年),每2天就出现一次过劳死惨剧。在中国,关于过劳死的强调现在继续了40年,但悲剧不断重演,情况继续加剧。

在对长时间劳动的社会批评声逐渐减弱的状况下,一个别大公司的销售量、目标=劳动基本定额、唯成果主义等仍没有其他改变,“不要加班”、“总之先回到公司”(大约指工作量不变而公司为了防止罚款因而严禁在企业加班)只有是这种的“工作模式转型”横行于世。甚至导致了劳动者们“公司的灯点燃后,就带着台灯工作”、“不得不把电脑带回自己家或在24小时营业的外卖店工作”等“躲在企业工作”的异常状况。

安倍执政提出真正的“工作模式转型”,但实际做的是将长时间劳动固定化、恶化的“改恶”。

第一,为加班时间“一年720小时,每月100小时”等长时间加班提供“官方背书”。

安倍首相在总统的“工作模式转型推动会议”上,讨论允许“一年720小时,繁忙期一月100小时”的长时间上班。一年720小时的上班,除去休息日的话非常于1天3小时以上,所以等后来令“1天11小时劳动”合法化。“每月100小时”已经是过劳死也不可怕的水准,就算加班时间没有超过“每月100小时”,也被判定为工伤的过劳死不在少数。不管公司非常忙,也不能让有过劳死风险的工作合法化。

第二,裁量劳动制(不计实际工作时长并且按协议承诺工作时长支付报酬)的缩减和导入高度专业体系(零加班费机制)的企业扩大不支付加班费的工作模式。

法案终于在总统上指出,这即将创造出这些不受劳动基准法要求的劳动时间所限制的劳动者。不管怎样加班,加班费一美金也不支付,工作无论几个小时工资都一样,不按照劳动时间而决定销售量和目标等,使长时间劳动情况变得动荡的法律无疑是改恶的。

长时间劳动不仅损害了劳动者的人体和心理健康,也对家庭、育儿、地区社会等中国社会的安全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妨碍。为了避免长时间的劳动,根绝过劳死,日本共产党要求了紧急规避以下这些现象的提案:

1、限制加班时间的限额和提高加班费比率——从两个方向来限制长时间劳动

过劳死的惨剧不断出现,在强调纠正长时间劳动的此外,事态的大幅下降是由于中国的劳动法体系有两个决定性的弱点。

其一就是没有加班时间的上限限制,也没有工作和工作两者最大约的休息时间的规定制度。这些都是在中国各地理所需要的劳动时间管理平台,但是在中国2017劳动法加班规定,只要签署劳资协议就可以加班,而且虽然法律上没有上限限制,所以放任这些长时间的劳动。由于没有要求工作时间两者的休假区间,即使上班到晚上,第二天也被规定准时上班。

以及一点,加班费在管理上缓解长时间劳动的意义还没有发挥下去。日本上班费是正常收入的125%,美国、英国是150%、法国—周加班8小时以上为125%,每周8小时左右为150%,德国加班—天2小时为125%,以上为150%(宪法、劳动协约等要求),加上禁止过少申报加班时间而不支付将近规定的休假费的“免费加班”(虽然工作上班)这一公司的违规情形=企业犯罪的横行。

因为纠正长时间的劳动,避免过劳死,而制定限制加班时间的限额和转账增加的加班费,必须加强这两个“制动器”,使这两个模式好好地发挥作用。

①尽早推行劳动基本法对加班时间的上限限制和休息区间限制

·加班时间的上限是因为维护政府本身工作员工的安全而建立的“每周15小时、月45小时、年360小时”,必须摆脱这个要求的例证。

·引入确保工作之后大约11小时的持续休息的区间限制。

劳动基准法上,劳动时间以“1天8小时,每周40小时”为大特点。除此之后,签订劳资合同(36协定)的话可以加班。厚生劳动省在官员告示中指出例外的加班时间为“每周15小时、月45小时、年360小时以上”,但没有司法约束力。大臣告示是政府依据加班超过“月45小时”会增加安全危害的医学根据决定的,以此为上限进行立法是理所肯定的。

虽然,安倍执政却将皇帝告示中所示的“每周15小时、月45小时、年360小时”作为加班时间大约的“上限”,并完善了“年720小时、月100小时”加班也没关系的“特例”劳资协定。这样的话,别说是“工作模式转型”了,只会给长时间的劳动提供“官方保证”。

另一方面,安倍执政以“很多公司没有建立”休息时间区间保障等的“理由”而放弃这一提案。正是由于这些公司没有引入,所以才有进行法律整顿的必要。

②通过加班费来减轻长时间劳动——增加长时间加班时的加班费比例,强化对“免费加班”的处罚■长时间上班,连续几天休假的话,加班费比率应低于150%

·一天上班超过两个小时,每周上班超过8个小时的话,加班费比率应超过150%。

·如果持续3天加班的话,从第4天开始加班费比例应超过150%。

现行状况下,每月少于60小时加班开始,加班费比例应该超过150%,这样就没有缓解长时间劳动的疗效。为了实际合理,建议以天为单位,以周为单位,提高长时间上班的加班费比例。

■强化限制“免费加班”和杜绝隐瞒加班时间的刑法条例

·如果违法的“免费加班”被指责,就要建立“加倍返还”制度,让加班费加倍支付。

·劳动时间登记在册是宪法要求的义务,本人或受到笔者同意的工作单位的亲戚、家人、朋友,可以确定劳动时间和应支付的加班费是否合理。

虽然看到违法的“免费加班”,现行的劳动行政是,只要支付了要求的上班费就了事。如果说“即使暴露了也一样”的话,违法情形就不会消失。制定违法“免费加班”行为应支付两倍的加班费的体制,让管理能力到“免费加班”是不靠谱的之类,像这种强化处罚。

“只怀疑规定的加班费”等,为了不让劳动时间和上班费被混淆,有义务将包含管理员工在内的全体职工的劳动时间和垫付的上班费(收入)合理记账,本人和得到本人同意的职场上司、家人、朋友可以查看,如果放弃这个要求的话,就可以成为非法行为指控。

■“课长也要支付加班费”——严格向免除加班费的管控监督者支付加班费

·不用说“名义上的管理职位”2017劳动法加班规定,就连“成为课长后就不应该加班费”这样失败的劳动行政“常识”也要纠正。

现行劳动法中没有“课长不应该付加班费”的要求。劳动基准法上的管控监督者是“劳动条件的决定及其它对于劳务管理与经营者进入一体地位的人”,即使有职员、店长等名字,如果没有成为监管监督者的实际权利,也需要支付加班费。

2、修改限制权力威胁的刑法

·厚生劳动省将对推进职权骚扰行为的公司要求建议、指导、劝告,并拟定不服从劝告的公司名称。禁止企业向对劳动局投诉权职骚扰的劳动者实行不利措施。

过劳死的背景是,长时间劳动的精神、肉体上的疲倦和职场上的权利虐待。“强制从事过重工作”是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权力威胁的6种方式”之一,属于“过度规定”。对能够超过劳动定额的职工进行可能导致精神疾患、过劳死、过劳自杀的强迫,从厚生劳动省的思路来看,就是在工作单位进行的权力威胁。但是,现行的劳动法体系没有限制权利骚扰,仅对企业进行“启蒙指导”就开启。应该实行适当的法律限制。

3、加强对劳动法执行的监管制度和对非法情形的社会制裁

·采取能够快速解决员工、家属等现场告发的劳动制度。为此,从提高劳动基准监督官开始,彻底加强劳动基准监督署的制度。

·为了改善并且劳动基准监督署揭发后,也只能0.2%左右的状况会公告企业名称的状况,所以会公布反复违法的特点恶劣的公司的名字。

长时间劳动最大的减轻力是劳动者的抗争,是现场的告发。必须正视现场的声音,有必要明确监督违反劳动法的劳动情况。

劳动者本人自不必说,还需要改变劳动者家人、同事、朋友等对长时间劳动的告发的快速解决。因此,有必要再次增强劳动基准监督署的制度。

此外,企业仍然被指控非法情形也经常被公开名字。2015年1年间,由于加班费未支付(免费加班)和违反劳动时间关系,劳动基署指控了约2700起事件,但是只能0.2%左右的公司名获得发布。即使是违规情形,如果基本不得到社会制裁的话,“企业犯罪”就不会消失。同一公司一年两次左右,因劳动时间管理和未支付加班费而被指控的,企业名必须公开。

对于在野党四党,共同向总统要求了限制长时间劳动的劳动基准法的修正案等,消除长时间劳动和过劳死,保护劳动者和亲属的生活,在野党和民众一同推动着,以工作的她们成为正常人而被理解的社会为目标的媒体和运动。另外,日本共产党在黑企业限制法案中强调了杜绝“免费加班”的惩处强化、“加倍奉还”制度和权利骚扰限制等“黑色工作方式”的立法草案。为了尽快建立劳动基准法对长时间劳动的限制,同时为了能让社会成为只要工作8小时也可以正常人生的社会,我们将与众多民众齐心合力。

(自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