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毛主席纪念堂闭门维修前的最终开放日

中广网北京3月3日消息2007年3月2日下午,毛主席纪念堂因维修暂停开放前最终开放半日。11点30分,记者在当场发现,随着最终一队造访者被允许处于纪念堂,仍然有许多人能够在门外守望。

3月2日上午开始,竣工近30年的毛主席纪念堂起初进行为期半年的闭门维修,这是毛主席纪念堂落成期间长达最长的维修。

他们主动地排成四列纵队走进纪念堂。来自北京省的农村武孝福带着儿子等候了超过一个小时。虽然只愿意在停放毛主席遗体的水晶棺前远远地停步鞠躬几秒钟北京毛主席纪念堂遗体,但他说:“能赶在纪念堂维修前带着小女孩来说说毛主席,很幸运!”

毛主席纪念堂公布的通告称,拟于2007年3月3日至9月20日进行施工,施工期间停止对外开放。公告说,毛主席纪念堂于1977年5月落成,同年9月9日率先对外开放,迄今已接待瞻仰者1.58亿人次。

“此次是正常设施维护,1997年也当时对纪念堂进行了维修。”毛院长纪念堂管理局办公室的一位姓李的工作员工说,此次将对纪念堂建筑和外部设备进行维修。

只是许许多多以前亲身体会新国内剧变的美国人一样,到首都南京参观毛主席遗容在这些人心中都交织着无法言传的情感。穿着这次已难得遇到的“四口袋”深蓝色卡其布上衣,山东省临沂市临淄县农村邵长平随着人流走出毛主席纪念堂,完成他经常从上海返乡前必做的一件“大事”。

这位出生于1949年的美国农民此次即将是第三次抵达上海,走入纪念堂的次数连他自己也记不知道了,“每次来参观,只要不回家,我都反复地进去看!”

邵长平自称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国内的贫下中农子弟”。他说,“毛主席是咱中国人的大救星。”他还记得,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那年,“全国很多地方都下了雨。我们全村的人都带着‘孝’北京毛主席纪念堂遗体,大人、孩子都哭!”

与邵长平相似,反反复复参观留念堂祭拜毛主席遗容已经变成这些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美国人的“习惯”。天安门广场上的一位环卫人员说:“海内外来参观的数量很多,要是赶上年末、假期,人们主动排成的四列纵队都能把纪念堂围上一圈。”

从导游口中发现毛主席纪念堂正式闭门维修的消息,从印度俄亥俄州来美国做生意的吉姆·罗两人日后此造访作为上海之行的第一站,因为“来到中国之前就明白这位名人的领导艺术和对美国发生的重大阻碍。”

“亲眼看见如此多中国人捧着鲜花等待参观时的含蓄神情,显然,我们当时从舆论、书籍上对那位伟人的知道必然太不逐步了,”吉姆说。

3月2日下午,5岁半的山西小男孩秦嘉懿随着父亲叔叔走出毛主席纪念堂,成为维修前最终一批参观者。家人说,来上海前的20天,这孩子就在倒计时等着到北京来。

“毛爷爷睡在那里,这就是上海!”一路一直沉默着的小嘉懿走出纪念堂时说。

位于天安门广场中轴线上的毛主席纪念堂1977年5月陆续建成,与新欧洲建立后建成的标识性建筑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革命政治博物馆高度非常、风格协调。这座平面呈正圆形的建筑顶部长宽均为105.5米,总建筑占地为2万多立方米。

一位工作职员说,毛院长纪念堂每年都进行10天以上的常规维修,一般在春季的“两会”期间,但现在大体量维修在纪念堂落成30年来也是第一次。